一脸能吃,却得依靠有才能的大神

时间:2020-08-29 22:10 点击:158

坂本龙一找来了钢琴和乐团,想当然的用了些中国传统乐器,考虑到导演是外国人,还加了些欧洲风格。

那时候的坂本龙一才27岁,风华正茂,真的完全可以靠脸吃饭,回到日本后还上了一些广告。

同年,坂本龙一的个人专辑《Thousand Knives》出炉,他在其中加入了各种元素,发行后石沉大海,不仅大众没反应,连身边朋友听完都说:“调性这么冷的音乐,怎么可能会卖的好”。放首单曲,确实很冷.....

1993年,YMO乐队曾短暂重组,但刚出了一张专辑就又散伙,三个人的个性比十年前还强,搞不到一起了。

今天推个跟音乐有关系的好物:DC联名款儿童安全耳机,北欧品牌,可连线可蓝牙,耐用舒适,主要是保护孩子的听力,有需要的同学点下面小程序卡片:

故事背景是二战太平洋战场,日军战俘营的看守世野对英国军官杰克发生了感情,但这并不是部纯粹的同性电影,还关于友谊、战争与信仰的碰撞。

坂本龙一身上集中体现了日本人的“物哀”气质,就是善于把自然之像内化成感情表达出来,这位满头银发的68岁老人经常说:少即是多,尽可能与自然对话。

原声碟里还有首David Sylvian唱的《Forbidden Colours》(禁色),发行后还拿到了英榜第16的成绩,据说鲍爷最喜欢的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有本小说就叫《禁色》,于是坂本就用了这名字。

此后的几年坂本龙一不太如意,他并不是个孤芳自赏的作曲家,也意识到要写的流行点,让大众接受,但《Sweet Revenge》和《SMOOCHY》都不太成功。

1986年,贝托鲁奇邀请坂本龙一参演《末代皇帝》,他读完剧本发现自己饰演的日本特务甘粕正彦切腹自尽,便向导演抗议,说切腹就想到日本人,这个印象太刻板,要么选切腹没我,要么选我,去掉切腹。

但坂本龙一其实对这张原声不满意,因为不是他一人说的算,很多写好的曲子都没用,但没想到《末代皇帝》最终捧回九项奥斯卡大奖(提九中九),当然也包括最佳原创配乐,三位作曲家每人一个小金人。

既然奥斯卡都得了,也就没啥不高兴,后来他与贝托鲁奇还合作了一部爱情片。

等他带着40多首配乐到伦敦时才知道,原来电影被贝托鲁奇剪的完全变了样,之前的配乐需要重做,经过一周修改,终于完成。

贝托鲁奇拍完溥仪登基之后,希望为这一幕加配乐,恰好坂本龙一在旁边,贝托鲁奇说要不你试试?还故意激将,表示老友莫里康纳也想配。

最终,导演选择让甘粕正彦改用枪自尽。

坂本当然是答应啦,而且还提了个要求:“配乐也让我来做”。我没查到大岛渚为什么会找坂本龙一,因为他之前从未拍过电影,也从未给电影配乐,导演您心太大了。

这首歌我只能用百听不厌来形容,平静的起笔,然后渐进悲怆,像雪地上泼下的一抹血。许多年后,白发苍苍的坂本龙一在钢琴前又弹起这段旋律,太美了,我可以连听一百遍。

坂本龙一的专辑出的较杂,下面我再放几首印象深刻的就结束,再不发推送得到明天了。

不过《末代皇帝》配乐开始没坂本龙一什么事儿,后来他上了完全是巧合。

原标题: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却偏偏要靠才华的大神

《KOKO》是他为曾经的一段感情写的,本来叫《KOKORO》(心),他嫌太肉麻就去掉了俩字母,曲子非常浪漫,耐听。

直到1998年,写了一首广告配乐《Energy Flow》,没想到大火,带动着专辑《BTTB》卖出近200万张,其实我也没太想明白这么沉静的一张专辑怎么会卖那么火。

其实对于巴塞罗那的邀请,坂本龙一曾直接拒绝,因为他讨厌所有运动,不过奥运会的三位总监都亲自登门拜访,坂本龙一有感于诚意才接下邀请。(当指挥运动量也不低啊)

《Main Theme》是Byrne写的,但最有名的其实是出现了两次的《Where is Armo?》这首即来自坂本龙一,曾经有一段时间,这是我的手机铃声。

那今儿我就来聊聊这位被称为“教授”的日本配乐大师。

本来只是兴起之作,没想到电影杀青半年后,制片人突然告诉坂本龙一:“帮《末代皇帝》制作配乐,期限是一星期”,坂本龙一说不行,至少两周。

电影拍完,大岛渚给了坂本一个月写配乐,他虽然作曲功力没的说,但毕竟没干过,在制作人的建议下,先去听了N遍《公民凯恩》。

命运都是一环套一环的,在戛纳,坂本龙一认识了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·贝托鲁奇。

我也差不多写四个小时了。

最后再放一首吧,2005年的《星星少年》,这首配器更丰富,我不信会有人不喜欢。

上次写了约翰•威廉姆斯,有同学希望多聊配乐大师,聊聊就聊聊。

那个年代能学音乐的孩子一般家境富裕,大多是公主少爷范儿,而坂本同学却是颓废Style,除了音乐,坂本龙一最喜欢去地下剧场看戏。

在地下剧场他结识小有名气的民谣歌手友部正人,并邀请坂本参与爵士乐队巡演,坂本龙一觉得闲着也是闲着,就走了个穴,开始积攒演出经验值。

前阵子疫情期间,坂本龙一在某手上弄了个即兴演奏直播,声援武汉,还特意用了武汉出产的吊钹,有心了。

原来刻意做的流行出力不讨好,顺其自然反而更受欢迎。

钢琴老师觉得孺子可教,小学毕业建议坂本龙一往作曲方面发展,后来他爱上披头士和滚石,六十年代思潮激荡,全世界都在闹革命,把他熏陶成了个左派青年。

1984年,坂本龙一回到日本,和妻子创立工作室,把近一年的思考全部凝入新专辑《音乐图鉴》中,从爵士到电子,从流行到古典无所不包,天才啊!

他说人生啊,就是到了时间就上场,仅此而已。

1974年,本科后坂本龙一接着读研,期间开始了录音室生涯,偶尔客串一下乐手,闲暇时还会接一些写曲子兼职。

主题曲《铁道员》由大贯妙子演唱,但后台没找到,翻唱的也凑合了。

1995年的创作《Bibo No Aozora》有个诗意的名字:美貌青空,这首歌当时有歌词,不怎么火,但后来改成钢琴曲却很受欢迎,2006年还收到伊纳里多导演的《巴别塔》中,这部电影也是超级纠结,完全对坂本龙一的路子。

1970年高中毕业,本来跟死党说好抵制高考,但坂本龙一却偷偷去考了,并被东京艺术大学作曲系录取,这事儿做的不地道,不知道死党有没有揍他。

这张原声很特殊,注明的是三个作者,除了坂本龙一,还有David Byrne和中国作曲家苏聪,大致的分配是Byrne前半段,坂本后半段,苏聪收录了一首《Lunch》。

1978年,坂本龙一、细野晴臣、高桥幸宏三人组成YMO乐队,队名是“Yellow Magic Orchestra”的缩写,三人中坂本学历最高,高桥幸宏调侃说他以后没准会当教授,因此有了“教授”的外号。

但YMO的成功给坂本带来诸多不适,他不喜欢被被狗仔跟拍的日子,于是YMO只存在了四年,1982年解散,三人各奔东西,同年坂本龙一和矢野显子结婚。

坂本龙一对自己的评价一般,他说:“我既不是革命家,也未曾改变世界,又没有留下任何可以改写音乐史的作品,简单来说,我是个微不足道的人。”教授同志,你要是都微不足道,那我们普通老百姓还特娘的怎么活!

这一年坂本刚好到了而立之年,此时著名导演大岛渚邀请他演电影,正是后来名声大噪的《战场上的快乐圣诞》。(里面还有年轻的北野武)

1999年高仓健与广末凉子主演的《铁道员》也是坂本龙一谱曲,这电影上个月还在央六放过,广末凉子那时候太好看了....

不过反正是习作,坂本龙一没放在心上,跟着乐队去美国演出,慢慢有了些名声,给大家放一首YMO最著名的作品《Riot in Lagos》,电子舞曲风格,先锋的很。

不过坂本有个独一无二的优势,他自己就是主演,所以对人物心境了如指掌,于是就有了这张神乎其神的音乐原声,最经典的就是下面这首:

2014年,坂本龙一因病修养一年,复出后操刀的配乐,大家比较熟悉的是《荒野猎人》跟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(收录两首),另外还出了部纪录片《终曲》,去年底内地上映过。

放一首《Self Portrait》(自画像)

YMO最初是模仿德国电子乐先驱Kraftwerk(发电站乐队),带有一定实验玩票性质。

1952年,坂本龙一出生于日本东京,父亲是编辑,母亲是设计师。他六岁跟随钢琴老师德山寿子学琴,家里不算多有钱,父亲还是不惜买了架钢琴,坂本龙一最喜欢巴赫。

《战场上的快乐圣诞》提名戛纳金棕榈,并入围英国、日本学院奖最佳配乐,坂本龙一声名鹊起。

得了奥斯卡,在业界的排面没得说,1992年,坂本龙一为巴塞罗那奥运会谱曲并担任现场指挥。

还有一首《Rain》也非常棒,当时的场景是文绣说要跟溥仪离婚,跑出门去,她自由了。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do236.tw/renrenshangrenrenrirenrenwan/150484.html
tag:坂本龙一,坂本,配乐,贝托鲁奇,日本,用了,曲子,放一首,这

发表评论 (158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人人上人人日人人玩 @2014